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射雕英雄传三、计败情敌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射雕英雄传三、计败情敌

三、计败情敌

    郭靖带黄蓉来到大漠,只要母亲同意郭靖就可会桃花岛成亲,可李萍见了黄蓉后却不是很喜欢,李萍认为黄蓉那世上绝无的美艳、惹火的身材及风情万千不是郭靖能配的,这样的美女即使进皇宫也一定是皇后,郭靖又老实,肯定管不住黄蓉,还有李萍对华筝长年来的好印象使她也无法接受黄蓉,而华筝自从失身与欧阳克后,虽然无人知晓,但也希望尽快找到婆家,故华筝整天来纠缠郭靖,令黄蓉醋意大发,黄蓉就想设计害华筝,黄蓉知道欧阳克也跟来了大漠,黄蓉就派弟子去约欧阳克说今晚在树林见面,又叫弟子以郭靖之名约定华筝去树林。

    晚上欧阳克与华筝见了面,欧阳克知道中了黄蓉的计,但眼前被自己奸污过的华筝也算得上美女,欧阳克就上前制服了华筝,开始在她身上挑逗。

    顺手给华筝喂了春药。

    很快华筝提防即毁,滔天欲潮立时奔腾泛滥,一泻千里,不可阻止,软绵要倒欧阳克伸手扶其腰,抱之在怀,为其解衣宽带,片刻裸露,真是个妙人儿,无处不迷人心智,看得心动,呆视不已。

    华筝她已一丝不挂,赤裸畏依,酥胸如脂,王乳高挺,那峰顶上的两粒紫葡萄下那圆圆的小肮之下,两山之间,一片令人回肠荡气的丛丛芳草,盖着迷人灵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现地在他的眼前,娇媚望他荡笑不已,丰满润滑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

    这时欧阳克已周身血液沸腾,热流潮水般的清白下体,他那一根玉茎便“突”一下像旗杆似的直翅了起来。

    华筝现在脑中,只有欲念,原存道德、尊严、羞耻,荡然无存,见粗壮长大的阳具,急伸玉手紧握,上下玩弄。

    欧阳克急环抱着华筝,如雨点般吻其娇客,两唇相合,热烈的吻、吸、允、含,四肢还抱紧紧的。

    这一代尤物,久蕴骚媚的浪态,淫荡之性,满腔热情,忽被引发不可收拾,那股娇艳媚劲,今天是碰着欧阳克,也是幸运,否则事后不知怎样处理,因普通人无法满足,只有像他这样人,才能使其屈服。

    他生活一向豪放粗旷,在她身上,猛烈的吻,大力的揉、摸、握,使其酥嘛之中,有种舒畅之感。

    迷茫的想异性给于欢乐,由少女至中年,从未想到这样快乐,今生可享,忽然得到,那不欢喜如狂,兴奋的奉献整个热情。

    欧阳克觉是时候,将大龟头抵住穴口,轻轻的展磨,嘴含王乳,吸着。

    她被阳具抵得,一股深流慰心,口吸乳房,身上有舒舒畅快之感,但奇痒赞心。

    不觉轻抖,呻吟哼哼。

    他借淫液润滑之力,阳具破关往裹伸入,壁道渐裂……直至花心,血液淫精顺流而出。

    欧阳克见过女子不少,同她这样,娇媚艳丽之人,还是首见,其情如火,骚浪现形,虽然不及黄蓉万分之一,欧阳克还是与奋提起欲火,大刀阔斧,如狂风暴雨,使劲抽插。

    两人如猛虎博斗,战得天翻地覆,天地变色,华筝这时玉乳被揉得要破,搞得魂失魄散,俱酸、甜、麻、痛於身,媚眼横飘,娇声淫叫,呼吸急喘,以一双抖颠的豪乳,磨着健胸,腰儿急摆,阴户猛抬,双腿开合,夹放不已,高大肥嫩,丰满的玉臀,急摆急舞,如旋旋转,每配合其猛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

    他眼视娇容骚浪之状,嘴吻其诱惑的红唇,只手紧搂她,吸腹挺动,粗壮长大的阳具,用劲的插其迷人之洞,发泄情欲,享受娇媚淫浪之劲,偿视艳丽照人之姿,无尽无休,纵情驰乐。

    这时两人已到高潮,乐得有点疯狂,如昏如醉,那汗水、淫液,喘气都不顾狠命的大干。

    终至欢乐之顶,二五精液互合,畅快的休息着,闭目沉思。

    欧阳克想刚才,她那骚浪淫媚,如火如荼的动作,内媚之劲,阳具夹吻得舒畅,其娇艳见之眼花了乱,玩得心胸皆酥,痛快灵魂出,陶醉的昏沉沉,那股味儿,可说初尝到。

    华筝淫媚之气已解,觉得身形飘荡,神游太虚,再想到欢乐之境,又羞又喜,这可爱的人儿,给于毕生难忘美梦,舒适痛快,自己怎么那处骚荡,赤体纵送,毫无顾虑。

    他那粗大的手,抚摸舒适,粗大的阳具,肉得痛快,迷人眼神,照射入心胸,心神荡动不已,那当儿真好,不觉四肢夹紧他,她抱得紧紧的,似怕他跑了,并送上香舌。

    他知其娇情,故意吊其味口,以衣服擦去汗水,温柔的吻,含允着细嫩的舌头拥抱温存着。

    “嗯!你的狠劲,加上粗壮的东西,搞得我魂飞魄散,使我迷茫,快乐得如登仙境,我爱,你真是我的心肝,望你今后不要抛弃我,我们永久在一起,享受人间极乐。”

    她手抚摸其面,注视着他,一对修长舒展得像两支长剑,一张大小适度的嘴,展露出一丝密样的微笑,两须和额角,皆着一些汗水,粗壮的臂,紧搂着,纠缠着,其粗壮的阳具硬挺着,还插在穴里。

    欧阳克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华筝,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随着均称的吸吸,一起一伏,显得那么壮而有力。

    华筝情不自尽的,抱着其首,一阵狂吻,一股男性气息诱惑,使之心里一阵神荡心摇,飘射着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沉醉在美妙的音乐里,一个心儿,狂跳飘荡,飘、飘、飘。

    欧阳克为其艳姿,惑人目光,丰满白嫩娇柔的玉体迷醉,像得到鼓厉似的,更抖擞精神,再度寻欢,猛抽猛干,阳具的内茎,在穴中猛用劲的,提起出头,大刀阔斧的干,才数下,华筝已被干得欲仙欲死,阴精直冒,穴心乱跳,阴户阵阵抖颤,口内不住的浪哼道:“好乖乖……,……好心肝……你肉死我了……好亲亲…………咬呀……呀……不能再动了……哎呀呀……不能再肉了……。”

    “我没有命啦……呀……哎…………你真要肉死我……骚穴……嗯…”

    华筝这时已被肉昏了头,欧阳克猛勇的大力抽插,使其又连续的插了数次,全身酸软无力,这也难怪,三十馀年都末近男人,今目初经,而阳具粗壮有力,如此狠干,怎不令她吃不消呢。

    她娇媚的浪哼着,激起他像疯子一样,更像野马,在平原上尽力驰聘着,他紧搂着她的娇身,也不管她的死活下用足气力,一下下狠干下去,急插猛抽,大龟头像雨点般碰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阴精被带着“滋、滋”的发响,由阴户里一阵阵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湿了一片。

    直肉得她死去活来,不住的寒颤,抖颤着,嘴吧张着直喘气,连“哎呀”之声都哼不出来,他才轻抽慢插。

    华筝此时才得喘气的机会,望着他媚笑,并擦其汗水,温情的吻着他,玉手爱抚健壮背肌道:“发!你怎么这样厉害,我差点给你捣散了。”

    “华筝,你说我什么厉害?”

    “讨厌,不准乱讲,羞死人!”

    “你说不说?”

    欧阳克猛的抽插数次,紧顶华筝的阴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阴核与嫩肉,酥酥的,心里发颤,连忙大至叫道:“我说!我说!”

    “好快说!”

    “你的大鸡巴真厉害,差点给你捣散了。”

    他故意使坏,要征服她,还顶着揉旋不止,干得更粗野。

    “小穴被大鸡巴捣散了。”

    羞得她粉脸通红,但又经不起他那轻狂,终於说了,只乐得他哈哈大笑,他轻轻打了他一下笑说道:“冤家,真坏。”

    欧阳克心满意足的,征服了这个尤物,继绩抽插。

    他经过多次冲刺,紧小的穴,已能适应,并且内功深厚,可以承受粗壮的阳具,於是转动着臀部上下左右迎合着他直冲,华筝浪哼,曲意奉承。

    他抽得急!

    她转得快!

    欧阳克感觉其穴内,紧急的收缩,内热如火,龟头一阵热,知她又泄了,自己有点累,紧紧互抱,阴内喇叭口,如张合含允着龟头,一阵酥麻,寒颤连连,二人都舒畅的泄了,躺着喘气,二度春风后,谁也不愿再动了。

    暴风雨过去了。

    洞里又恢复静寂。

    只听到急促呼吸的声音。

    片时的休息,紧抱着的人儿,又在动下她醒了。

    张着一双媚眼,看着紧压着的他,方面大耳,威武雄俊,剑眉舒展,两眼紧闭,挺直重大的鼻子,下端放着一只不大不小的嘴,唇角微向上翘,挂着甜甜迷人的笑意,加之劲大力足,粗壮长大的阳具肉得舒适,使女人若仙若死的内功,这样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荡妇淫娇,她真爱他如命一般。

    华筝想到自己原为烈女,现为荡妇,赤身和其裸抱着,不禁羞红着脸,轻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刚才和他舍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紧硬的大阳具,真捣心灵深处,把她领入从未到处的妙境,打开人生奥秘,又不由心里乐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抚着他坚官的胸肌,爱不释手抚摸。

    原来阳物挺直坚硬,还插住末出来,现被淫液及温暖的穴儿滋润着更加粗壮长大,把阴户内塞得满满的,大龟头顶紧子宫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气呼喘喘的道:“心肝,你这宝宝使我又爱又怕,险险我又出了。”

    说罢嘴舔舌的,好像其味无穷。

    欧阳克沉思中,静睁享受安宁中的乐趣,为其淫浪之声所扰,张目凝砚,娇媚丽容,手摸高隆玉乳,华筝乳峰被揉着,酥痒到心里,摆首挺胸,轻扭细腰,丰肥的玉臀轻慢摆动,不时的前后上下磨擦,专找穴内痒处摩擦迎合。

    他也把腰提起,挺动抽插,阳具配合着她的磨动迎合,只乐得她,喜喜的浪叫“呵!心肝……乖乖……大鸡巴……”欧阳克低头看着华筝的阴户含着大阳具进出抽插。

    阴唇收缩,红肉吞吐翻飞,猛挺急抽,运动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时尽谤插尽,有时磨穴口,子宫口又紧夹着龟头,酥快,痒到心底,也乐得直叫“亲亲……你的功夫真好……啊呀……,美死我了,加速的旋……唔…唔……。

    好小穴…你这个又骚…又淫的浪穴………使我舒服…嗯…用劲的夹啊!”

    两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团,因得更加痛快淋离,伊伊唔呀呀的,淫声百出,浪态万千,那大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