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瘾欲迷宫1-3作者种子大帝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瘾欲迷宫1-3作者种子大帝

字数:6106



                第一章

  深夜让一切融为一体,黑暗不仅仅是它的颜色,更是它的气质,神秘的气质,这股气息不愿意暴露出它的踪迹,所以即使是偶尔的一丝流动,也会轻易的让人窒息。

  「哒哒」

  ……

  轻盈的脚步,将黑暗割破,暴露出一条由远及近的香径,这香径弥漫着醉人的锋利,迅速的洞穿了他的心脏,悄然无声的便在他醇红的伤口处,流淌出一抹由弱及强的甜蜜。香醇将伤痛变成了伤疤,剧烈的疼痛幻化成无尽的瘙痒,惹乱了他渴望的思绪。

  此刻,他只能拼命的去想像这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

  通身洁白无暇,美妙的酮体,闪耀着桔黄色的光泽,释放着诱人的引力。她轻易的蛊惑着一切,甚至连那些调皮的光纤都无法摆脱,它们纠缠在她的身边,成群结队,如痴如醉,它们释放着温暖而又炽热的光芒,宣泄着疯狂而又节制的情绪,就好像这所有的一切都处在那情不自禁的混乱之中。

  这是一股天然的魅力,一股无法抗拒的诱惑,就像是山涧中的甘泉,即便在古老的岩缝间,竟也可以如此从容的倾述——这动人的故事,流淌着彼此的幸福,绵绵不绝,轻易的便将岩石的疼痛幻化成诱人的沧桑,而这些来自最深处的痛苦,却还来不及痛痛快快的呐喊便又义无反顾的殉葬在这无限的温柔之中。

  而就是这一抹神奇的温柔,如此轻柔、随意的便勾勒出这世上最令男人心弛神往的曲线……

  四股柔韧的束缚将他拉回了黑暗,冲斥着弹性的质感,提醒他要小心的支配这有限的自由。他不能翻身,只能尝试的从床上直起身子,但想再挣扎的站起来,却怎么也不行了。浓郁的清香越来越紧迫,催促着他的呼吸和颤动的肌肉,将他逼迫在屈服的边缘,也是他崩溃的边缘……

  他放弃了挣扎,像是坠入了悬崖,摔在那里,那个他也顾不得了解的地方,任凭那轻盈的脚步,践踏着他的神经,重新撩拨出他向往的曲线,把自己缠绵其中……

  她轻缓的抬起了一条腿,流动的清波让纤长的美腿越加丰润,它就像一条幽兰的白杆儿,自由的飘浮在水面,缓缓的随波飘荡……从膝盖到脚趾,一条圆润的曲线上面,每一寸肌肉都生的恰到好处,紧致、细腻、光滑。

  就是这条曲线,他苦苦寻觅的曲线,浸泡着沁人心脾的芳香,夹杂着清凉的柠檬情和浓郁的玫瑰殇,伴随那缓缓波动的水纹,将花瓣玩溺于如梦的橘色暮霭里,荡漾,沉香……

  她用双手在小腿上来回捋滑,尖锐的指甲,长长的,透着精致的银光,像一排珍珠,镶嵌在她的小腿上,伴随着清水的滋润,又遗落出珍珠般的碎光,一串又一串,闪烁着一池的华装。

  夺目的高贵,刺伤了他的双眼,猛然间,他意识到,一股淡淡的清凉正向他慢慢的伸张。这股清凉调皮的扶过他的脸颊,野蛮的侵入他的耳朵,动情的鼓动着他的耳膜,演奏出优美的歌声。这歌声婉转悠扬,那里面的音符被完美的串联在起,摆弄出一条优美的曲线,和着那婀娜多姿的身影,交织在一起,紧紧的包裹着他想要喷发的欲望,血脉喷张。

  一辆急驰的火车,来自远方。

  一阵短暂的快乐,该去何方?

  如果你没有欲望,是否还会游荡?

  只可惜空虚从来不会把你遗忘。

  如果你折断了翅膀,是否还会悲伤?

  终究是自由跟着希望一起殉葬。

  希望,美丽的希望无论是卑微还是高尚,如果你不再高尚,是否还要去远方?
  你该戴上希望,跟随着火车,呼啸起欲望奔放,徜徉如果有人问你,是否能留下地址和信箱?

  你该骄傲的看着她的脸庞,指向远方你不会害怕,更不必彷徨,无尽的快乐足够你流浪,释放,努力的释放

             流浪的脚步尽管疯狂

           因为渴望已住进了温柔的梦乡

  一辆急驰的火车,来自远方……

  歌声在浴室里飘荡,回响着诱人的余音,一拨又一拨,将里面的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勾在他的心里,连同着血肉,不可分割。

  他无法摆脱这声音的纠缠,无力的置身于这醉人的声音里。这声音使温存的桔光变的骄傲起来,而那浓郁的水晕仿佛也得到了鼓励,正努力的升腾着,演绎着不尽的梦幻。

  仿佛整个身心都悬浮起来,他努力的追赶着,却怎么也追不上。他只想去摸一摸,那梦幻的肌肤,可还未来的及回味,便消失在远方,无尽的远方。他只能摸索,不停的摸索,执着的向前,携带着一股回旋的弹力,伸展,迷失,在卑微的希望里。

  终于,他觉的指尖仿佛伸进了那梦的开口,濡湿的质感从他的指尖开始,沿着他的手臂,安抚过他的手腕,穿梭过他的胸膛,温存着他的脸颊,最终融合进他的眼里里,就像一潭平静的湖水,突然被滴入一嘬岩缝间的甘泉,击碎了湖底一圈木然的圆月,释放出满目的碎光,倾刻间,周围的一切也渐渐的爽朗起来…
  …

  她的嘴唇,水润丰满,蠕动着温柔,泛着诱人的光泽,是鬼火,在朦胧的渴望里眯眼瞧见的,鬼火的光芒,绽放在寂寞难耐的夜里,神秘迷离,使其从中流出的一切,都粘上了魔幻的光辉。

  眼前的一切让他混沌不清,这到底是梦的结尾?还是梦的开始。他伸手捧起她的脸颊,手腕上红色的丝带,将她的脸,镶上了一抹绯色的花晕。淡淡的水晕,包裹着湿润的芬芳,恰似出水的芙蓉,流转,轻摇。

               她被扑倒了

  丰润的红唇,分泌着甜蜜的琼浆,饲养着他那饥渴的舌头,使它不知疲倦的吸食,迫不及待的深入。

  起伏的洪波,被一只手辛勤的饲奉着,即使经过了强烈的起伏和剧烈的颤动,也没能将它甩开,它就像是一只害怕被抛弃的猎犬,竭尽可能的奉献它不顾一切的忠诚。

  雪白的身下,另一只手,被压的动弹不得,血管里面,冰冷的血液已经被炽热的渴望所麻痹,即使它对幸福不再敏感,至少也不会感到疼痛。

  他已经顾不得可能的痛,因为幸福来的太快,太猛烈。

  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富有韵律,像是一首饱含着激情的进行曲,一切都陶醉其中,除了那浓郁的芳香,略显疲态,它们高烧不退,充斥着一股又一股热浪,像要魄散魂飞……

  时间也染上了温度,温存着她的肌肤。像是一块被炙烤的牛排,

                一分

                两分

                三分

  ……

  随着时间的推进,饱满的汁液四溢的流淌,已变成一道美味。

  所以,就是现在!

               她被进入了

  欲情方涌的泪光荡起了温柔的波澜,她轻轻的扬起了头,好像再寻求着什么,却又总是带着失望而归,她不甘心,抬起了腿,缠住了他的脖子,总算找到了这发泄的出口,一波又一波的涌动,紧紧的,窒息了所有的渴望。

  窗外的夜,静谧的诡异,偶尔的几声娃叫,驱不散那略有些许压抑的热浪,也许这将是一场暴风雨!

  剧烈的抽动,携带着剧烈的快感,冲垮了他的理智,诱使他疯狂的向前冲击着,他忘记了呼吸,忘记了疼痛,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巨大的幸福将他紧紧的包裹起来……

  突然!

                她目光

                一紧

                双腿

                一瞪

                起身

               天地逆转

  她温柔的驾驭着,持续这远远的,还未触及到幸福的旅途,扭动,摇晃……
  血色的丝带自然的把他摆成了一个大字,他已经透支了,像被吸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精力一样,只能努力的跟随这痛快的律动,伴随着丝带的牵引和疼痛的呼吸,他浑身都在无助的颤抖,幸福的颤抖……

  这是一趟通往幸福的火车,他疲惫的搭乘在上面,一路颠簸,忘记已经乘坐了多久,也不知道该何时到达,只听见那不断的抽动声——

                嗵嗵

                突突

  ……

  被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承受下来,这每一声的抽动,一阵又一阵,变幻着节奏,温和的,焦急的,湿润的,温暖的,兴奋的,徒劳的……

                呼嗵

  ……

               不肯停歇

               又错落有致

  掀起了一股又一股的眩晕,冲垮了他理智的围墙,驱散了他纷飞的思绪,浑浑噩噩,好像是一大堆精虫刚刚爬过,一切都乱了。

  他失去了力量,甚至无法思考,而当理智开始卑微的时候,感性便会走向强大!如果忘记了伪装,脆弱就是最敏感的释放,幸福的释放!

  他能感觉到这股强大的力量,是一场地震。不!是一场又一场地震。在那最敏感的地方,震动出一个圈,圈子越来越大,最后把他整个人都圈套起来。那圈子连续不断的扩散开去,一波又一波,一圈又一圈,是汹涌的波涛,是平静的湖波,是不见底的深海的涌动,这使他的血液在血管里不听使唤的翻滚,就像溺水了一样,身体的每个部位都不受控制的四处的飘动,他闻到了清凉的柠檬情,尝到了浓郁的玫瑰殇,这味道让他陶醉,让他感觉到开阔,无边无际的开阔,心旷神怡的幸福,他想就保持在这个地方,天长地久……

  这是个神奇的地方,没有仇恨,没有恐惧,没有痛苦,甚至没有任何疑问,只有顺从,分不清来自哪里又去向哪里的顺从。

               我属于你

               你属于他

               他属于我

                我是你

                你是他

                他是我

                 我

                 你

                 他

  ……

              她驾驭着方向

  路漫漫,其修远兮

               上下而囚索

  那如水的眸子,透着紧致的缠绵,弄弯了嘴角,勾兑出醉人的弯月,吐露出悠然的芬芳,迷失了他的视线,麻醉了他的瞳孔。

  那双柔软的手臂,像两条白蛇,弯曲着身躯,缓缓的纠缠在一起,绵绵的传递着窒息的脉动,鼓起了他额头上的血管,并把他的头紧紧的按在了温柔的血色之中。

  那纤长的美腿,揉韧于血色的丝带之上,挤压着那紧致的弹性,小心的施舍着这微妙的弹力,轻易的便将他的腿固定下来,使它失去了那仅有的一点自由。
  当一切都被剥夺,才会真正的发现所渴望的自由,奇怪的是,它只有在最卑微的地方,才能绽放出最美丽的希望。

  他不顾一切的抬起了手,血色的丝带,紧紧的,缠在他的手臂上,发出了深深的慨叹和一阵阵撕扯的叹息,并在那乳晕弥漫的波谷中回荡,这像是一股悲壮,又似一阵绝望,涂抹在他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枯的嘴唇之上,让他焦渴的呡着,允咂出这最终希望的味道。

  那唯一剩下的希望,在下面,升腾着最后的渴望,像一个勇士,剑拔弩张,坚挺的向最终的自由,冲撞!

  这勇士瞄准了那只凶恶的野兽,面对着那血盆大口,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怯弱,他骄傲的昂着头颅,抵抗着这凶猛的撕咬,一股不屈的力量逼迫着他,顽抗!

  那母兽,先是大口,大口的吞吐,随后便将他完整的吞没在嘴里,满足的来回吸食着,和着贪婪的唾液,搅起了她的舌头,紧紧的缠住了他的脚腕,从下面开始,一点一点,向上缠绵,腐蚀着他的斗志

                消化

  成为甜美的汁液,在这温暖的洞里,来回的拥挤着,就像融化糖块儿一样,继续把他的每一个部位都不失时机的撸索一遍又一遍。她能清晰的感觉出他的形态,甚至能轻易的掌控他——每一丝每一毫的情绪变化。

  来了!

  她丰润的红唇,迅速的吻了下去,几乎阻断了他的呼吸,伴随着那野兽嘶吼般的吞咽和剧烈的喘息,混杂的声音,此起彼浮,分不清彼此,天地混沌,仿佛溶于一体,他觉得被什么东西深深的吸了进去,什么也抓不到,甚至想抓什么东西都不清楚,他失去了自己,只留下了渴望的气息。

  她掌控了这个世界所有的渴望,这对他的世界来说一点也不为过,虽然他现在可能还没有清晰的意识到:在他的世界里,她就是上帝。

  炙热的太阳,烘烤着无边的沙漠,金黄的细沙压抑着强烈的饥渴,让他昏迷在这无垠的绝望里,闷热的空气逼迫他努力的呼吸,窒息的渴望,就是期盼一场大雨。他只能默默的在心里,无比虔诚的祈求上帝,能赐给他,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

  他要窒息了,快要昏死过去,卑微的等待着,希望,像一盏乱风中的残灯,
                一振

  终于,一股浆液从舌尖涌了过来,那是他这辈子喝过的最甜美的甘露,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从那里升腾起来,通过他的呼吸道一路飘到肺叶,那仿佛就是一条曲折通幽、芳香四溢的小径,让他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此刻,在他浑浆浆的大脑里面,好多根神经开始不由自主的痉挛,它们像一团乱糟糟的绳头纠结在一起,剧烈的撕扯着,彼此的回忆,破碎,察觉不到叹息,散落在无底的深渊,看不透,只能听到那诱惑的喘息和贪婪的允吸……

  她立起了身子,嘴唇流淌着诱惑的光,鬼火的银光,涂抹在舌头上,迷离,在窗前的晚风中,摇晃出满足的风情,韵味悠长……

                向下

  她不停的品尝着他的脆弱,就像是柔软的蚌,温柔的含着珍珠。

  越坚强的东西越需要温暖的怀抱,即便是最古老的岩石也经不起,溪水那温柔的腐蚀,就是这股温柔的力量,似乎毫不费力的,便支配了这个世界所有的坚强。

  她闭着眼睛,用力的允吸着,每一次绵绵的抚慰,都紧紧的贴附着他的心,温柔的倾听着那最深处的低吟。

  复苏,是上帝的恩惠。就像是四季的更迭,改变的力量一直都存在,这力量可以凋零声息,当然也可以焕发活力,无论是邪恶还是正义

               唯有上帝

                指引着

               该去哪里

               曾经的坚强

                一点

  爬了起来,追随着那丝丝缕缕的甜蜜,沉浸在柠檬中,沉睡在玫瑰里,浓郁的气息传来一阵阵紧迫。

                害怕

                恐惧

               甚至是抛弃

             那种强烈的孤独感

              淹没了整个世界

             迅速的找到了自己

  终于,一个妖媚的影子划开了孤独的喉咙,他努力的喘息,在油腻腻的黑夜里,翻云覆雨从脑门开始,沿着中线,那红唇会舔过他的眼睛,滑过他的嘴,允吸着他的脖子,咬到他的肩膀,接着,又缓缓的穿唆过胸膛,最后,会停在那里,他能感受得到,被含着的感觉。

  清晰的快感渐渐的割破了他的意识,他闭着眼睛,眼珠鼓动着那厚重的眼皮,轻轻的来回转动:一下,两下。他能够闻到窗外飘来的芳草气息,那是雨中泥土的味道,清凉,浓郁。

  三下,四下,他听到了窗外细雨敲打树叶的哒哒声,轻盈,和谐。

  五下、六下,渐渐的,月光躲了进来,透过眼角,赖在瞳孔里,投射出一抹娇美的倩丽。

  他看到了那黑夜魅色里的身影,蜷缩在身前,皎洁如洗的月光,很随意,几道阴暗分割的线条在她身上一阵阵的忧郁,而那每一道线条都毫无例外的辐射出高贵的冷艳气息。

  一切都混沌不清,他不清晰,他不怀疑,他不犹豫,他不在乎自己,他只想起了上帝,圣洁的气息,召唤,支离。

  她直起了身子,勾兑起嘴角,映着琉璃的月光,诡异的银郁,圆润的离奇,轻易的就招来了天狗的食欲。那丰美的光泽,从圆润,到盈缺,到环食,最后全食,在无尽的黑暗里,流淌出醇红的血雨。

  他甘愿埋葬在那里,血色的丝带,血色的月光,血色的洗礼,忘记了呼吸,安静的平息……